长沙,为何而“红”?

来源: 房鲸鱼 2020-01-06 15:44

手机看新闻

2019年12月24日晚,长沙解放西路附近,女孩们正在自拍。作为国内知名“网红”城市,夜晚的长沙华灯璀璨,总是吸引人们拍拍拍。


正如易中天在《读城记》一书中所说:“城市和人一样,也是有个性的。不是所有的城市都会受到关注。中国的城市毕竟太多,其中大同小异的不在少数。显然,只有那些个性特别鲜明的才会受到关注,因为个性鲜明才会有魅力。”


长沙,就是这样一座个性鲜明的“网红”城市。


2019年初,《2018年短视频与城市形象研究白皮书》发布,新一线城市是短视频风口的最大受益者。重庆、西安、成都成为网红城市前三名,杭州、长沙等新一线城市紧随其后。


在眼球经济的今天,城市之间的竞赛不仅仅是经济总量的PK,更应该是发展模式与转型升级之间的较量。长沙,为何而“红”,因何个性鲜明,又因何独具魅力?


从“洗脚城”到“不夜城”,超级IP重塑长沙形象


2019年的“五一”小长假,一则关于“网红店吃饭前面有7000多桌在排队”的消息,在微博上发酵并迅速登上热搜榜。而这则消息的主角文和友,就在长沙。


斑驳的墙体、各种字体的牛皮癣、老旧的窗阁和形形色色的招牌……文和友所呈现的“文化长沙”,直接推动了“网红长沙”的成名。


无独有偶,与文和友几近齐名的另一家打卡点茶颜悦色因其“中式古风”茶饮的风格,也成了“网红风口”下长沙的代表。在长沙有这样一句话:黄兴路步行街上每一百米就有一家茶颜悦色。


事实上,无论是文和友,还是茶颜悦色,都是城市超级IP对城市形象的重塑。一方面,长沙的城市形象得以重构,而另一方面,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带来了消费的喷发。


日前,全国首条大众点评必吃街落户长沙,看中的就是长沙夜间交易额和夜间消费人数的快速增长。“从2017年1月到2019年10月,长沙夜间经济交易额和订单量提升了3倍,夜间消费实力不断提升。”大众点评产品总监黄涛介绍,长沙夜间经济22时之后的消费活力最强,22时至次日6时这一时段消费额占夜间总额比重为30.8%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16个样本研究城市中排名第一。


不得不说的是,从家喻户晓“洗脚城”到活色生香的“不夜城”,夜长沙的万千繁华成为了新的地缘魅力。


从无到有,“移动互联网第五城”崛起中部


“网红长沙”似乎一夜之间红遍了大江南北。这得益于城市的文化内涵在互联网空间中得到了重新发现和诠释,可以说,长沙的“红”因互联网而兴。需要注意的是,长沙之“红”还有着另一张与互联网相关的名片,那就是岳麓峰会。


undefined


2019年4月1日至3日,2019互联网岳麓峰会在长沙举行。这场主题为“智能网联于斯为盛”的峰会,聚集了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、今日头条、美团、滴滴等互联网巨头企业,他们共同探讨了移动互联网未来发展方向。


沿着岳麓大道一路向西,在靠近麓谷大道的一家专业孵化器里面,有一家“有温度的社区电商”——兴盛优选。在湖南兴盛优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办公室里的大数据屏幕上,兴盛优选遍布全国10个省份及直辖市的门店、订单等销售信息在不断滚动更新。


距离此处2.5公里远的中电软件园,是手机直播平台映客直播的总部所在地。同时,长沙高新区还吸引了百度、腾讯、阿里巴巴前来布局,百度(长沙)创新中心、阿里巴巴创新中心长沙高新站、腾讯众创空间长沙基地云集于此。


将时间推回6年前,长沙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不足500家,年营业收入不到60亿元。如今,这一数量已经突破2万家,每天新注册的企业平均就有5家。长沙,成为了继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后的移动互联网产业“第五城”。


文创+科创,头脑风暴推动“两山”经济发展


创新创意带动了移动互联网产业极速集聚的同时,其所引发的头脑风暴直接推动了“两山”经济发展。在长沙,有两座“名山”,一座是浏阳河畔的马栏山,一座是湘江西岸的岳麓山。如今,这两座山都成为了长沙“头脑产业”聚集地。


2017年12月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正式挂牌,马栏山超出了地理意义上的概念,成为引领全球视频风向的文化创意洼地。至此,以湖湘文化为根基、以数字视频为特色、以“文化+”“互联网+”为手段,对标中关村的媒体融合新地标已经成形。


一方面是文创的遍地生花,另一方面则是科创的如鱼得水。位于大科城的湖南新云网科技有限公司内,一个1平方米左右,和普通电话亭差不多大小的白色小亭子,被摆放在产品展示区域的一角。这就是大名鼎鼎的“智慧健康亭”了。


这个小小的智慧健康亭里配备了相关检测仪器、智能传感器等。坐在健康亭里,刷一下身份证,将手放置在固定监测区域,等候二十分钟的时间,就可以拿到一份精准的个人健康报告。


而在大科城,这样的科研成果就地就近孵化、转化、产业化已经成为日常。“遇到技术上难点,出门就是高校,成果转换效率大大提高。”刘翰博说,新云网与中南大学建立了紧密的“产学研”战略合作关系,智慧医疗亭就是新云网将“透明计算”从实验室搬到了工厂,再搬到应用层面的具体实践。


前不久,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(简称“大科城”)入驻科创企业突破3000家,而这一数字在2020年将达到4000家,在2021年达到5000家。


从“制造”到“智造”率先打造“国家智能制造中心”


2019年9月,中共长沙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举行,审议通过了“长沙制造业高质量发展20条”。会上,长沙市委主要领导发出了“率先打造国家智能制造中心”的号召。


在这场智能化全面升级扩面的过程中,有两件事值得瞩目:一是赋能传统企业转型,二是应用场景的开发。


在中信戴卡长沙基地,一期自动化生产线满负荷运转,在机器人、机械手的协助下,平均1分钟就有6只轮毂下线;在三一智能网联重卡生产车间,57秒,500台三一重卡在网络上被买家抢购一空;湖南中粮可口可乐,每小时下线4.8万瓶可口可乐;长沙博世4.0生产线,只需2名工人、5台机器人、7.5秒,就可以下线一台汽车防抱死制动系统电机……


在长沙,“互联网+”正支持全流程协同的智能制造工厂打造,颠覆着传统的生产模式。目前,长沙市有智能制造试点企业668家,国家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和智能制造新模式应用专项项目27家,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一位。


赋能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之外,智能网联汽车也逐渐成为长沙另一张“网红”名片。在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周边的街区,自动避让行人或障碍物,虚线变道超车,与前车保持安全车距、处置复杂突发路况……这些过去需要人小心驾驶的“动作”,如今一辆辆白色的纯电动智能网联汽车“RoboTaxi”便能自动完成。


在场地规模、测试环境、测试场景、配套设施等“硬件条件”和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上,长沙正逐步走向其“自动驾驶第一城”目标。


让城市有温度连续12年获“最具幸福感城市”


2019年11月25日,长沙再度入选“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”,同时获得2019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单项奖“活力之城”荣誉称号。这是长沙第12次获评“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”。“幸福”成为了网红长沙的标签,但鲜少有人知道,这幸福感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不懈努力。


长沙地区生产总值从1952年的2.87亿元攀升至2018年的1.1万亿元;长沙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,分别由1978年的327元、127元,增加到2018年的50792元、29714元。


在《2019年上半年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报告》中,长沙的房价收入比还是垫底,而且是50城中唯一一个房价收入比低于7的城市。《2019基于京东大数据的中国人口迁移和城镇化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8年末,长沙常住总人口较2017年增长23.66万人,长沙人口净流入强劲。


长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心城市、一线城市,但长沙在努力建设一座“一流城市”。“一流城市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城市,不仅要硬实力,还要社会软实力。以民为本,以人为本,要让城市有温度。”长沙市委党校马列理论教研部主任、教授张凯兰说。

免责申明

转载声明:此信息系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属于原作者,房鲸鱼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本网站转载的作品涉及版权问题,请原作者持相应版权证明与本网站联系。